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第六屆茅盾文學獎 > 《張居正》在線閱讀 > 正文 火鳳凰 第二回 掛詩匾弄玄為邀寵 會貶官讜論訴危情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張居正》 作者:熊召政作品集

火鳳凰 第二回 掛詩匾弄玄為邀寵 會貶官讜論訴危情

張居正瞅了錢普一眼,見這人四十歲左右,白凈臉皮,下巴上的胡子稀稀疏疏,兩腮不肯長肉,一看就是個沒福氣的樣子。再看路兩邊黑鴉鴉跪著的官員,個個都穿著簇新的補服,顯然統一布置過。他吩咐錢普免禮,待錢普站起身來,他問道:

  “你就是錢普?”

  “卑職正是。”

  錢普覺得首輔眼光像錐子一般,一緊張,竟滿頭冒汗。張居正盯著他,繼續問道:

  “真定府最南邊,是哪個縣?”

  “啟稟首輔大人,是井陘縣。”

  錢普平常在部屬面前好擺譜,如今面對首輔腰都挺不直,他感到兩邊廂跪著的官員都拿眼光戳著他,他竭力想鎮靜下來,偏身子晃動得厲害,張居正在原地走了兩步,繼續問道:

  “井陘離這里有多遠?”

  “首輔大人指的是井陘縣境還是井陘縣城?”

  “當然是縣城。”

  “二百五十里。”

  “唔,”張居正鼻子里哼了一聲,朝跪著的官員們掃了一眼,又問,“你方才說,真定府的五個知州,二十七個知縣全來了?”

  “是。”

  “最南端的井陘縣知縣也來了?”

  “來了。”

  “縣令縣令,一縣之令,都一窩蜂跑來這里,縣里一旦出了事,連個坐督的人都沒有。井陘縣到這里,少說也得三天,回去又得三天,整整六天時間,縣衙里沒有了堂官,這像什么話!”

  一番不輕不重的訓斥,錢普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嘴唇嚅動著,想辯解卻又不敢。

  “井陘縣知縣呢?”張居正又問。

  “在那邊跪著呢。”錢普扭頭朝左邊瞄了瞄,指著前排跪在第三名位置上的一個半老官員,小心問道,“是不是喊他過來?”

  “喊他來吧。”

  張居正說著抬腿走進了亭子。在詢問錢普的時候,他已看清了這亭子上的一個匾額,書有“迎風亭”三字。走到亭子里,忽見正面的橫枋上,懸了一塊精致的詩匾,上面書了一首五絕:

  三月雨悠悠

  天街滑似油

  跌倒一只鳳

  笑煞一群牛

  乍一看到這首詩,張居正怦然心動,腦海里一下子閃出童年的回憶:那還是他四歲的時候,一次雨天隨父親上街,因為路滑跌了一跤,旁邊一群人借此取笑嘲弄,他一生氣,便隨口念出這首詩以示回敬。四歲孩童有如此捷才,眾人大驚,一傳十十傳百,荊州城的鄉親,從此視他為神童。這件小事的發生,距今已有五十年了。如果無人提及,張居正斷然記不起它,卻想不到在這遙遠的異鄉真定縣境內,突然又看到這首詩,他怎能不大為詫異。正納悶時.錢普領著一名年紀在五十開外的七品官員走進了亭子。他猜想來者就是井陘縣令,但受好奇心驅使,他仍用手指著頭上的那塊詩匾問錢普:

  “你們為何要掛這一塊詩匾?”

  “說到詩匾,這里頭有一段故事,”錢普這會兒的心情仍是忐忑不安,見張居正有聽下去的意思,才用一種神秘的口吻說道,“去年夏天,有一個老和尚從五臺山朝拜歸來,路過這里,看到這座亭子有些破敗,就勸驛丞修繕,并說一年之內,必有圣人經過。驛丞問他是何方圣人,他笑而不答,驛丞請他給這亭子賜名,他便寫下“迎風亭”三字。字寫好后,老和尚意猶未盡,又寫下這首詩。驛丞一看是首打油詩,雖有靈氣,卻不是大雅之聲,就沒當回事。今年春節過后,卑職來此地視察,驛丞稟報此事,卑職就讓他把詩尋來一看,覺得這里頭肯定大有玄機,遂令驛丞將它制成詩匾,懸于亭中。”

  聽罷故事,張居正更覺蹊蹺,便問:“那個老和尚叫什么?”

  “不知道,驛丞打聽過,老和尚不肯講。”

  “從什么地方來的?”

  “也不知道。”

  “老和尚講沒講這首詩的來歷?”

  “也沒有講過。”

  錢普回答得小心謹慎。其實他早從過往的荊州籍官員嘴中聽得張居正孩童時的這則故事,特意讓人將這首打油詩制成匾掛在亭子里頭。這是他迎接首輔的“絕招”之一。但為了不顯山不露水,他故意把故事編得玄而又玄。張居正不知就里,競信以為真,蹙著眉頭苦苦思索那老和尚的來歷。心想他怎么會知道我四歲時寫下的這首詩,又怎么會要寫在這么個三不管的小小驛站里頭。帝王為龍,圣人為鳳,這老和尚要驛丞將這亭子改成迎風亭,看來他是把我張居正當成圣人了,我只不過為匡扶社稷做一點實際功德,又算得上哪門子圣人?思來想去不得頭緒,既覺得玄乎,更覺得滑稽。他有心向錢普挑明這首詩的來歷,又怕把事情弄得更復雜。正犯難時,錢普小心問道:

  “首輔大人,要不要進驛站稍事休息?”

  “也好,”張居正一眼瞥見眾官員尚在原地傻癡癡地跪著,便吩咐錢普讓他們起來。他走進驛站,回頭指著尚在亭子里不敢挪步的井陘縣令,道,“請你進來。”

  驛站的廳堂早已收拾得清爽怡人一塵不染,隨張居正一道南行的錦衣衛指揮使曹應聘、工部員外郎許嘉林、欽天監監正張應祥等也都進來安排了座位。賓主坐定后,張居正呷了一口茶,然后問坐在他斜對面的井陘縣令:

  “你可是叫韓里奇?”

  “卑職正是。”

  韓里奇欲起身離席再跪,張居正伸手將他攔住,又將他上下打量一番: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胡子已經花白,面孔黧黑瘦削,乍一看似有猥瑣之態,但再多看幾眼,就會發現他身上有一股子倔犟的氣息,特別是那一雙總是半睜半閉的眼眶中,射出的光芒總有些與眾不同。打從看第一眼起,張居正就對這個人產生了好印象,當然,這其中不排除有先人為主的因素。卻說張居正此次南行,特意花了幾天時間,將沿途所要經過的各府州縣的官員檔案從吏部調來,逐一披覽。因為這一路上,他免不了要同這些官員見面,同他們說什么,怎么說,總要做到心中有底。披閱中,他對韓里奇這個人產生了興趣。此人是嘉靖三十八年的進士,以此資歷,仍在當一個七品縣令,在全國一千三百多個縣中.可以說是絕無僅有。張四維、馬自強都是這一科的進士,如今都已入閣當了皇帝身邊的輔弼之臣。兩相比較,懸殊太大。細究個中原因,才發現癥結所在:嘉靖四十二年,韓里奇出任工部分巡僉事,派駐浙江富陽,督收朝廷貢品鰣魚和茶兩樣。到任不久,他就發現貢戶民眾不勝勞擾,往往因為完貢而傾家蕩產,便憤而以詩作諫,希望朝廷減貢,因此觸怒嘉靖皇帝,被削職為民。直到四年后隆慶皇帝登基,徐階出任首輔才將他平反起復,調往陜西平涼府任知府。翌年適值大荒,眼見饑民塞道,餓殍遍

  野,剛當一年知府的韓里奇也顧不得請示,竟私開糧庫濟賑。這糧庫囤積的糧食本屬邊關軍糧,沒有兵部與戶部兩衙的聯合移文,任何人不得擅自開啟動用。韓里奇此舉等于犯了國法,按律須得治以重罪。時任首輔的高拱,憐他救了大批饑民,遂從中斡旋,免了他的牢獄之災,連降四級,調往廣西一個縣里當九品教諭。萬歷元年,升了…級,調真定府獲鹿縣當主簿。萬歷四年才按例遷升為井陘縣令。韓里奇兩次事發,張居正都有耳聞,但因不是親手處理,久而久之也就忘記了。官員的升遷貶黜,每年都會大量發生,原也不足為怪。但奇怪的是,韓里奇這么多年從未上折伸冤,或找門路找當道大僚幫忙解決問題。他曾就此事詢問過張四維,回答是這么多年來,韓里奇從未給他片言只字.如此一個親政愛民卻又不屑于鉆營取巧的官場硬漢,張居正決定路過

  井陘縣時見一見他,卻沒想到錢普竟把轄下所有的知州縣令全都帶來這里迎接。因此,他決定提前召見韓里奇。

  初次交談,張居正發覺韓里奇有些拘謹,便盡量和悅一些,緩聲問道:

  “你當井陘縣令幾年了?”

  “兩年。”

  “此前呢?”

  “當獲鹿縣主簿。”

  “再往前是在廣西一個縣里當教諭,再往前是陜西平涼府五品知府。”張居正說著加重了語氣,“其實你的經歷我都知道,一遭撤官,一遭貶官,都不是為自己,而是為的老百姓。聽說平涼府的百姓還為你立了生祠?”

  韓里奇這么多年來,從不肯與人談起過去,眼下首輔談起,讓他頗感意外。他不知道首輔的心思何在,只得支吾答道:

  “百姓不知朝廷王法,故有盂浪之舉。生祠之事,卑職也曾耳聞,早就去函請求拆除。”

  張居正不置可否,又接著問:“你在浙江富陽寫的那首詩,還記得么?”

  韓里奇因此詩而一生蹭蹬淹滯,到死他也不會忘這次“豪舉”,但在首輔面前不敢唐突,故搪塞道:

  “這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都記不全了。”

  “你記不全,我可記得全。”

  張居正說著,竟音韻鏗鏘地吟誦起來:

  富陽山之茶

  富陽江之魚

  茶香破我家

  魚肥賣我兒

  采茶婦,捕魚夫

  官家拷掠無完膚

  皇天本至仁

  此地獨何辜

  富陽山,何日頹

  富陽江,何日枯

  山頹茶亦死

  江枯魚亦無

  山不頹,江不枯

  吾民何以蘇?

  張居正念得很有感情,在座官員無不肅容而聽,特別是韓里奇,一直將此詩當成諱莫如深的往事,如今聽首輔一字不差地吟誦下來,不免萬分感動,再聯想到當年罷官時的種種凄楚,更是百感交集,頓時間已是淚流滿面。

  卻說一直侍坐在側的錢普,先前見首輔對詩匾產生了濃厚興趣,心里喜不自勝。卻沒想到首輔沒就這件事談論下去,而是與韓里奇聊得火熱,一股子醋意兒從心里頭翻上來,直酸到了鼻管。在真定府這塊地方,韓里奇可謂是官場里的一塊骨頭,從來不肯俯仰隨人,就說這次集中起來迎首輔入境,他人雖然到了,卻說了不少怪話。錢普素來不喜歡他,卻也奈何他不得。五十多歲的老縣令,。又是快三十年的老進士,資歷擺在那兒,輕不得重不得。錢普只知他第一次丟官是因為詩諫,卻從來沒想到究竟是何等樣的一首詩。如今見首輔倒背如流,他頓時從中悟到了一點什么,首輔嘴一停,他立馬說道:

  “這真是一首好詩,可與杜甫的‘三吏三別’相比,為民請命,韓大人功不可沒。”

  “是啊,”張居正頗有感觸地接過話頭,“如今,大部分官員貪圖安逸不思進取,不要說主動為民請命,做一個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好官,即便能做到不擾民害民也就不錯了。這些官吏有負于朝廷,像你韓里奇這樣的官員,是朝廷有負于你。”

  “首輔大人……”

  韓里奇霍地站起身來,欲表心跡卻感到喉頭熱辣辣的說不出話來,張居正瞅著他,突然高聲問道:

  “韓里奇,我且問你,你對你做過的事情,是否后悔過?”

  “沒有,”韓里奇拭干眼淚,抖動著花白胡子.動情地回答,“卑職出身寒微,深知民間疾苦,能為老百姓做一點實事,則是畢生追求.”

  “說得好,如果今后再碰到同類事項,你還敢像過去一樣,不計個人安危挺身而出么?”

  “這……”韓里奇稍稍一愣,粗大的喉節滑動了幾下,才答道,“如今是太平盛世,皇上天縱英明勤政愛民,首輔敬君子遠小人,諒也不會再有陷民于水火的事情發生。”

  “這倒不見得,”張居正冷冷一笑,神色莊重言道,“蠹官蠹政,如同夏日里的蚊蟲,你怎么滅得干凈?逮著機會,它就要咬你一口。你現在還在縣令任上,你說,在你們井陘縣,就沒有擾民害民的事情發生?”

  “……有:”韓里奇苦澀地笑了笑。

  “是嘛,怎么會沒有呢,”張居正繼續言道,“就像我張居正過境,你們大老遠跑來迎接,這不但擾了民,還擾了官。錢普,你說呢?”

  錢普仿佛突然咬了一只辣椒,頓時面色燥赤,他欠欠身子,不自然地笑道:

  “咱們這些地方上的蕞爾小官,都想見見首輔,當面聆聽教誨。如果首輔覺得不便接見,卑職馬上通知各位官員散去。”

  “好一個錢普,競想讓我當惡人,來都來了,散去作甚?不谷正想見見大家,昕聽大家替朝廷守土安民的難處,對清明政治,有些什么樣的好建議。”

  張居正這幾句話,又讓錢普吃了定心丸,正想接嘴說話,卻見張居正又把臉轉向了韓里奇:

  “你還沒有正面回答我,倘若再碰到害民擾民之事,你還有沒有勇氣站出來?”

  韓里奇嘴里硬邦邦蹦出一個字:“有!”

  “好,”張居正一拍官帽椅的扶手:“我離京之前,已向皇上奏明,薦拔你出任工部員外郎,你當年當過五品知府,現在給你四品職銜,也算是朝廷對你的獎賞,你覺得如何?”

  事屬突然,韓里奇一下子愣住了,呆在那里不知道說話。倒是坐在他身旁的錢普靈醒,連忙伸指頭捅了捅他的腰眼,小聲提醒道:

  “還不快謝,還不快謝。”

  韓里奇這才如夢初醒,站起身來朝張居正深深一揖,喃喃說道:

  “卑職感謝皇上,感謝首輔。”

  “感謝的話就不必說了,”張居正目光灼灼,斟酌言道,“讓你做工部員外郎,是有一個棘手的差事等著你。按皇上的旨意,山東全省已開始了土地清丈。朝廷下決心做這件事,其目的屢見于邸報,不谷不在這里噦嗦。山東作為試點,一旦摸索出行之有效之法,即在全國推廣。山東巡撫楊本庵對于此事督辦有力,但亦遇到不少阻力,單拳只手,難以抵擋那些勢豪大戶的明槍暗箭。因此,本輔奏明皇上,決定派你前往山東,代表朝廷專責清丈田地一事。”

  “臣領命。”韓里奇多年來一直在府縣任職,熟悉民問輿情,想了想又補充道,“山東的勢豪大戶,莫過于衍圣公孔尚賢與陽武侯薛忭兩家。”

  “你說得不差,本輔派你到山東,就是要你把這兩家的田地徹底丈量清楚。”

  “首輔大人放心,卑職領朝廷圣命而去,保證他們一畝私田也隱藏不下。”

  “要充分估計困難,”張居正想結束這次談話,說道,“吏部新任命的井陘縣令,這兩天就要到了,你與他交接之后,就即刻動身,到吏部報到。”

  “是。”

  韓里奇知道這里沒他的事了,躬身告謝辭了出去。他一走,張居正問錢普:

  “說了這半晌話,本輔的這些隨行軍士吃了點什么?”

  “卑職早就安排好了,肉包子大蔥餡餅盡管吃,還有熱乎乎的粉條湯,盡管喝,這會兒都吃過了。”

  “吃過了,我們就立刻上路。”

  “首輔大人,都過午了,你不用膳?” ’

  “我在轎里頭用過茶點,夠了。”張居正說著問隨行官員,“你們要不要吃點?”

  曹應聘領頭答道:“我們也都用過點心。”

  “好,上路。”

  張居正說著已抬腿出門。他忽然又瞥見了亭子,頓時又想起那塊詩匾.便序下腳步吩咐錢普:

  “把亭子里的那塊詩匾摘下來。”

  “為何?”錢普冒失地問了一句。

  “不要問為什么,叫你摘下就摘下。”

  “是。”

  錢普聽首輔的口氣,并沒有責怪的意思,心神也就定了。見首輔朝自己的大轎走去,他忙從后面喊道:

  “首輔,請留步。”

  “你還有何事?”

  張居正回過身來,有些不耐煩的樣子,錢普賠著小心笑道:“卑職給首輔另外備下了一乘大轎?”

  “是嗎?什么樣的轎子。”

  “在驛站后院里停著,請首輔挪步過去親自過目。”Txt小_說天/堂wWw。xiaoshuo txt.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熊召政作品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海南飞鱼彩票软件 河北快三最稳定 荒野之息冰冷药赚钱 竟彩 浙江省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爱彩乐彩平台合法吗 球中奖规则 安徽25选5 黑龙江36选7开奖 捕鱼大师苹果版怎么下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 撕碎机行业怎么赚钱 网络直播都赚钱吗 北京快乐8 中国足彩 永利高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