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茅盾文學獎 > 全部作家 > 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 > 王安憶作品及代表作推薦

王安憶作品全集

王安憶

王安憶,中國當代著名女作家,1954年3月出生于南京,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復旦大學中文系教授,是中國當代在海內外都享有很高聲譽的女作家,被視為文革后,自1980年代中期起盛行于中國文壇的“知青文學”、“尋根文學”等文學創作類型的代表性作家。王安憶的作品主要有小說、散文、兒童文學作品等等,代表作品有《長恨歌》《小鮑莊》《流逝》《富萍》等等。

 
王安憶的小說普遍帶有循環時間觀念滲透下圓形思維的意味。 這種圓形維引導下的圓形結構散發出濃郁的神秘色彩和悲涼色彩,它將無數個個體生命存在的偶然納入到一種必然運動的封閉結構之中,盡管每個生命個體都有自己的生命時間,然而在整體時間的演進過程中生命個體叉往往無法把握 自己的命運 , 表現為一種生命本質的無奈和偶然,那些看似不經意的偶然便鑄成了人物必然神秘而又悲劇的人生命運,于人際往來和世界蒼涼中完成的一種圓融悲遠的境界便蘊含其中了。
與此同時,由于過多理性動機介入小說的操作,小說的故事結構開始呈現出很強的隱喻性,并使這種隱喻結構擴張了象征的功能,包括對民族文化根的找尋,對人、人性及人的心理內容急切地探究。事實上,許多小說的故事本身就具有濃郁的隱喻功能,而故事的結構方式、講述方式則會提升隱喻的文化底蘊和更深層次的內涵。王安憶小說隱喻世界的營構,體現出她對客觀世界和生活表現的穿透能力以及對世界的整體關照與把握,使小說既有多義性和無定性,又有嚴肅性和哲理性,也使人們可以超越生活的表象,從更深的背景和層次去體悟生命與存在。隱喻或是象征作為一種審美方式,在其對世界的符號化過程中,穿透作為表象的現實世界,使審美產生神話的品質,而這種神話品質里沉淀著敘述的魅力和極大的人文含量。
可以說在王安憶的創作過程中始終呈現出一種傾向,那就是捕捉蘊含豐富的主題意象,用以營造象征化的、隱喻性的敘述空間,更是通過在小說中編織一連串的意象,通過意象疊加和組合的方式來結構和拓展敘述空間,使小說文本的敘述空間更富有立體感和層次感。“主題意象在作品中構建起與文本世界相呼應的象征世界,由于象征意義本身具有不確定性,它不顯示精確的語義值,這就使敘述的時空淡化了作品的情節線索和人物性格發展的內在邏輯,造成一種虛實交錯、明暗掩映的模糊風格。
而在王安憶的整個創作中,也存在著作品與作品間、作品風格間、人物之間甚至是表層結構之間的相互對應的形態,實際上這也是圓形思維在作品中的投射和表現方式,蘊含在圓形結構中對立的兩極不斷斗爭又相互轉化的運動形式,并以此對立關系為邏輯動力推動一部小說乃至整個創作向前發展。例如,從文本的表層結構上來看,王安憶慣用雙層對比結構,即兩個或兩組不相干、相對獨立的故事平行發展或交錯套置在一部小說文本中,呈現出多義的、不甚明晰的意旨。
片斷式結構是近年來在王安憶“淮河系列”的短篇小說中,如《姊妹行》、《文工團》、《憂傷的年代》、《喜筵》、《開會》、《花園的小紅》等被呈現出來的:另一種結構形式。在這些鄉村敘事中,王安憶對以往的小說成規和敘述要素做出了反叛。與過去注重敘述方式、文化追尋和心靈闡釋不同,她在敘述中放逐了小說的情節結構,有時淡化甚至抽出了故事情節,不再拘泥于情節發展的完整性和對典型人物的塑造,而著重于對記憶里鄉村自然生活形態的描寫,讓小說形態盡可能地回歸到原初的日常生活狀態。在敘述的過程中,敘述者舒緩從容像日常談話一樣把過往生活中平淡、零散的人事細節和時間空間片斷娓娓道來,于是在不經意間這些片斷在文本里累積起來,聯結成文。
“一切形式的背后都有非形式的原因,作家建構藝術結構的基本圖形,往往正是來自他感知人生的獨特方式。”的確,形式本身就是意義,選擇何種敘述方式創作小說一定與作家本人當下的經驗感受有著某種“象征”關系,對文本的文化內涵也具有重要的指向作用,這種表層敘述方式與深層文化內涵的默契越是自覺,文本的美學意蘊就越充沛,從而使小說達到一定的審美高度。王安憶是一位很重視敘述方式的作家,她的小說敘述方式體現了她創作小說時的敘述姿態,也承載著她對文化、歷史、生命的終極思考與關懷。

長恨歌

簡介:《長恨歌》,當代中國著名女作家王安憶的長篇代表作之一,1995年發表于《鐘山》雜志,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并且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本書中,一個女人四十年的情與愛,被一支細膩而絢爛的筆寫得哀婉動人,其中還交織著上海這所大都市從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滄海桑田的變遷。生活在上海弄堂里的女人沉壘了無數理想、幻滅、躁動和怨望,她們對情與愛的追求,她們的成敗,在我們眼前依次展開。王安憶看似平淡卻幽默冷峻的筆調,在對細小瑣碎的生活細節的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